当前位置:属鼠的几月出生最好命网健康四平青年
四平青年
2022-09-22

四平青年】新青年与新文化  全球化和网络化无疑是塑造当今世界的两股最强大力量。二者结合,不仅实现了贸易、资本、产品的全球流动,还实现了价值观念、知识结构、生活方式的全球流动。旧世界的壁垒正在消弭,新世界的轮廓逐渐清晰。当代青年既是率先进入这个新世界的客人,也是构建这个新世界的主人。他们正在塑造这个新世界,也在被这个新世界塑造。在这个新世界,人类社会的政治秩序、经济秩序、文化秩序都正在被颠覆。这意味着,新的利益正在形成,新旧利益正在交战。

相比传统社会以经验主导生产,现代社会将知识创造独立于生产过程,并以高度密集的试错实验在短期内提升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知。因此,青年得以通过教育,跨过漫长低效的经验积累,代之以理论知识的高效学习,实现对年长者的“弯道超车”。与此同时,我们正步入一个被科技进步所震荡的全新时代。在极短的时间内,我们从农业文明进入工业文明,然后又迅速进入信息时代。这一过程中,技术成为最大的变量。而在理解、接受和掌握新技术方面,在这个“阅后即焚”的时代中,年长者的经验不可避免地逐渐丧失了传喻的价值。

由此,中国进入了一个后喻文化时代。人类学家玛格丽特·米德将整个人类的文化划分为三种基本类型:前喻文化、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。前喻文化,即所谓“老年文化”,老人是整个社会公认的行为楷模,当然更是年轻一代的行为标准。后喻文化,即人们所称的“青年文化”,这是一种和前喻文化相反的文化传递过程,即由年轻一代将知识文化传递给他们生活在世的前辈的过程。

与此同时,互联网的兴起,赋予了青年挑战旧有社会权力格局的武器。去中心化的互联网,颠覆了现实社会中的阶层和秩序,形成新的扁平互动联结,这使得青年有了通过虚拟互动直达现实社会金字塔尖的可能。

尽管互联网已经进入中国大众生活十余年,并在上世纪末便初现其价值塑造能力,但是,其对普罗大众的价值初塑,却是在近年来才出现。在互联网诞生之初,现实场域与虚拟场域相比,是更为强势的一方。虚拟场域是作为现实场域的补充,或是现实场域中小众价值的栖息地而存在。但在今天,社交媒体、移动互联的发展把人们的日常生活全面移植到虚拟场域,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本末正在倒置。在十年前,现实世界之于虚拟世界的价值互动体现为顺差,而在今天,“出超”逆转为“入超”,现实之于虚拟已经出现价值逆差。

这种变化对于青年的改变无疑更大。青年是个人价值形成的关键时期,相比来说,十多年前的青年虽然已经开始接触互联网,但是当时的网络先锋是哺育互联网的一代,而今天的青年,则是互联网哺育的一代。已经实现价值“出超”的互联网,其主流价值由青年统领,这意味着,当下青年的成长过程中,同辈的影响取代前辈,异域的影响超越同域。人类历史上,个人的成长期初次由跨时间跨空间跨代际的价值源塑造,这将塑造出全新的文化和全新的青年,他们既非先辈的继承,也非先辈的反叛,而是纯粹的另起炉灶。

正是因此,纵观中国数千年历史,从来没有哪一代人像当代中国青年一样,成长在如此复杂多样的社会思潮之中。相比人类历史上的历次重大思想革命,当下的变革无疑卷入人口最多,影响最为广泛,传播速度最为迅速。而随着人类社会靠代际经验传承汲取智慧、塑造价值的模式发生深刻改变,观念的代际更迭将加速,文化的更新速度将前所未有地提升。在人类历史上的长久岁月中,各个社会的主流文化的更替速度极为缓慢,人们终其一生,或许都生活在一种文化影响之下。而在当下的变革之下,文化变更的波长迅速缩短,再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够覆盖人们的一生,乃至无法完全覆盖青年成长的短短数年。新文化转眼成旧文化,新青年转眼成旧青年,唯一成为常态的,便是“新”青年和“新”文化本身。

新青年和新文化为新世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,同时也在瓦解旧世界的基础。回顾历史,中国的“新青年”完成了一个伟大的作品——新中国。展望未来,中国的“新青年”必将继续创造世界的奇迹。